论文选题要考虑哪些问题?

作者:PaperPP  发布时间:2021-11-07 17:24:31

如果你想选择一个好的题目,就要抱着对自己和后人负责的态度。当然,除了抽象地理解一个好选题的特性,我们还应该懂得如何在庞杂的文献中找寻自己未来的研究方向。其实,这些经验也是在不断的文献积累中逐步获得的。每当你读新文章时都应该问自己:“它到底做了什么贡献?我可以继续做些什么?”下面结合一些例子讲讲我个人的选题经验。

由于经验和水平的差距,我对选题的理解与学界前辈们无法同日而语。作为一家之言与大家分享,仅供批判和参考。

第一,选题要在大量阅读的基础上。尽管在如何读文献、读多少文献的问题上,经济学家看法各异,但我认为初学者还是应该养成勤读文献的好习惯。我们可以按照个人的研究,将经济学文献大致细分为几个领域,把论文分类归入文件夹。这些文献也包括没有正式发表的工作论文(Working papers)。寻找文献的过程可以从各领域的文献手册(Handbook)、Journal of Economic Literature(JEL)、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JEP)等入手,找出前人的文献综述,按图索骥查到文献的发展脉络。

然后,通过文献索引查出目前最活跃的作者,根据作者的个人网站查询最新的文献综述及前沿研究。比如,在最近一段时期,哪些作者发表的重要论文最多、被引用最多,那么这些作者就应该被视作最活跃的作者。同时,可以关注NBER(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每周的工作论文更新,看看这些作者是否也在NBER经常发表工作论文。

最后,将这些作者定为重点关注对象,时刻关心他们的最新研究。这种关心要做到细致入微,包括知道他们最新论文的投稿状态和正在写作的论文。因为有些写作团队效率非常高,如果你不了解具体情况,遇到选题近似或者重复时,你的论文还没写到一半,他们的文章可能已经被发表。所以,大量阅读除了能提供坚实的文献基础,还能避免选题撞车。

第二,选题要符合作者的能力。寻找到一个好的题目,除了了解本领域的发展,还要理解为什么有些问题没人做。那些没有人碰的题目到底是受制于数据还是方法,你本人有能力解决这些吗?事实上,别人做不了的,很可能也是你做不了的。当然,在确认了上述问题之后,如果你有信心解决前人束手无策的问题,那么完全可以尝试挑战自我。这类文章一旦成功,贡献将是普通论文无法比拟的。

现实中,一些看起来很“高大上”的题目,往往不是初学者轻易能驾驭的。比如,制度与增长的关系是一个很好的话题,可我们能想象一个年轻的学生去写,结果会如何。这便是老师们通常说的,选题不要太大的原则。虽然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我还是想补充一点,凡事没有绝对。

如果一个初学者确实有很深的文献功底,又有很好的数据和方法做支撑,同时非常清楚写出来的论文会是什么层次和质量,老师们应该放手让他去尝试。关于这点,我的看法与Dixit(1994)关于选题应该以个人兴趣为重类似:学生的论文总有从不成熟到成熟的过程,应该以兴趣为先,允许错误和失败。

第三,选题要有明确的导向性。目前的实证研究,大体有三类选题导向:问题导向、数据导向、方法导向。第一种导向,层次最高,初学者往往难以做到。所以,能做到数据和方法导向,也应该被鼓励。在灯光数据普及前,对增长的研究常常受困于内生性问题。现在这方面的数据多了,双重差分和断点回归等方法也普及了,解决内生性的难度就相应降低了。

所以,从技术角度说,如今研究制度对增长的影响,难度比Acemoglu et al.(2001)初步探索时期要低些。可是,无论文献如何发展,我们都不会抹煞Acemoglu et al.(2001)的功绩,因为在当时的条件下,这类选题是非常珍贵的,研究结果也有着深远的影响。

大多数人都难以把问题、数据和方法三者兼顾。换言之,一篇论文诞生后,三个方面总有缺憾。这时,我认为问题是第一位的。读者和审稿人对一个重要的、稀缺的问题,多少会表现得宽容些。

论文选题要考虑哪些问题?

现实中,不少论文是数据驱动的。作者往往在获得了一些宝贵数据后才下决心要做一篇雄文。在大数据成为热点的今天,如果研究者所占有的资源中包括了稀缺的大数据,而不加以善待和利用,就是对资源的浪费。所以,数据驱动型的论文本身没有错。如果有错,就是数据拥有者没有把故事讲好,没有把经济学理论(或者直觉)与数据结合好,没有把问题实质研究透。

出现这类情况,我认为可以归结于人的惰性。当数据优势太大时,研究者往往会忽略问题的重要性。选题时也往往会片面强大数据的独一无二,而轻视了经济学研究的基本要求。我们做数据分析,归根到底是为了理解经济体的运行规律和人做决策时的规律。稀缺数据可以给予实证分析更精确的答案,更多因果性的结论,还有更多深层次和异质性的启示。如果做不到这些,那么即使手握宝贵数据,也难以选得好题目。

第四,选题要有自己的态度。所谓自己的态度就是在前人的研究基础上,明确自己的贡献,对过往研究有准确的评价。这个评价必须是客观公正的,在批判前人的时候要非常注意措辞。批判是需要的,但鉴于审稿人可能是你批判的对象,所以要把握尺度做到对事不对人。凡是涉及到批判的部分都要有理有据且措辞文雅。

如果选择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题目,那么态度就显得尤为重要。如果你没有鲜明的态度,审稿人会认为这篇文章没有什么贡献和进步,属于邯郸学步,审稿结果就很可能是负面的。同时,审稿人会从投稿人的态度中判断其对文献的熟悉程度和对经济学理论、方法、数据的掌握程度,从而对文章质量进行评估。

第五,选题最好有“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追求。如今的研究五花八门,数据新奇,思路开阔。这些当然不是坏事,但我觉得源自生活的选题,可能会更有生命力。比如,时下大学生就业难和专业不对口等现象比较普遍,它们就属于劳动经济学中的“过度教育”或者“教育与岗位错配”。做这些研究贴近生活,同时具有科研意义。又比如,一些学者研究放开二胎生育对妇女参与劳动力市场的影响,也很贴合热点,既有政策意义又有学术价值。

近期,不少学者纷纷把目光投向了污染对经济和人们生活的影响,这也是他们有了切肤之痛后,逐步尝试用经济学方法来研究和解释现实问题。总之,我们身边的很多事,都值得研究。虽然我不主张扎堆搞热点研究,但多关注身边发生的变化,从中寻找有趣和有意义的研究课题是值得提倡的。这条建议与Dixit(1994)和Varian(1997)的观点不谋而合。

最后,选题也要有分享的精神。这是我个人的体会,可能与大部分导师要求学生严守选题的要求相矛盾。现实中,不少人觉得选题特别难,不愿意分享自己的想法。特别是自己发现了一个不错的方向,往往不自觉就“保密”起来。我的看法恰恰相反,选题和思路不需要过度保密。真正好的选题,别人听过也未必能轻易剽窃。在一个良性的环境中,讨论可以带来更多的视角和意见,丰富选题的意义,纠正可能出现的偏差。同时,更多人的讨论,也许更有利于促成合作。我们不能讳疾忌医和闭门造车。把选题和初步思路与合适的人分享,并不会损害个人的利益,相反可以提高自己的研究水平。

退一步,如果你有很多好的想法,但受制于时间和精力无法把这些想法全部转化成科研成果,那么与别人分享,促成他们更多更好的研究也是对文献总量的贡献。有很多选题可以分享,说明你的思维没有枯竭。靠保守秘密,靠护着选题,其实已经棋输一招。

总结起来,选题的指导思想是要找到一个有趣而又意义的题目。这种意义可以是基于个人兴趣的(Dixit,1994),也可以基于社会价值(Davis,2001)。实现这个目标的基础是:1、有一定的文献积累;2、带着“问题”和“兴趣”找选题;3、清楚个人能力的边界;4、对生活充满好奇心;5、学会交流与分享。

本文由PaperPP论文查重系统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aperpp.com/industry/7529.html

PaperPP在线客服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