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副教授被举报博士论文造假

作者:PaperPP  发布时间:2021-06-07 22:42:19

近日,网曝复旦大学某吕姓博士论文数据造假,同门师弟无法重复数据。本文仅限转载,而且此事已过去10年之久,为何此时曝出,尚有疑问,具体调查结果以官方为准。

原文如下:

摘要:复旦大学基础医学院吕XX博士论文实验数据恶意作假,害得同实验室师弟重复了1年实验重复不出他的实验结果。在重复出阳性对照的情况下,依然无法重复出他的结果。吕XX本人也无法重复出他的实验结果。这已经足以说明他的实验结果是伪造出来的。赵XX明知吕XX实验数据造假,不仅没有撤稿,反而推荐吕XX进入复旦大学任教。同时,对发现吕XX造假的师弟却进行百般欺负,无任何理由地停掉了师弟做了很久的第二个课题。

然而,随后的几年里国内外独立的两个实验室的研究证明了吕XX的实验结果是完全不可能存在的。这是一起严重的学术造假事件,性质之恶劣丝毫不亚于刑事案件。

我是在2010年10月正式进入赵XX在上海植生所的实验室进行博士后研究。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段博后时光却成为我科研人生的一段噩梦。我进站之后做的第一个课题是顺着赵X在复旦大学招收的博士生吕XX在博士期间发表的文章往下做。

该文章刊登在JBC (2010) 285: 28076-28085。我的课题计划是研究在M. smegmatis菌中mazG基因在氧化压力下受同一操纵子基因tetR转录调控的分子机制,目的是想看mazG的表达在H2O2氧化条件下是否受到TetR的调控。然而,从2010年的9月份一直到2011年的3月份,我一直无法重复出吕XXJBC文章中图4的实验结果(图1),也就是说,我没有看到mazG和relA在H2O2刺激下表达增加。随后,吕XX自己重复了3次也没有重复出他的结果(其中两次是我跟随他一起做的)。随后我决定采用在H2O2刺激下高表达的基因

图 1 吕XXJBC文章的题目及相关图(原文中的图4)

katG和furA作为阳性对照来继续验证他的实验,我发现在我能够重复出katG和furA在氧化条件下(5mM或10mM H2O2)高表达的同时,mazG和relA依然没有出现高表达(图2A)。我把我的实验结果发给赵XX及实验室其他人之后,大家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但赵XX只是终止了这个项目,没有撤稿,也没有公开承认吕XX伪造实验数据。实验室大小负责人多次暗示或明确表示我(们)不要把这个事情张扬出去。赵XX在2011年9月份给我的邮件中明确暗示了吕XX的文章有问题。

图 2 (A)我在2011年的RT-PCR实验结果

结果显示katG和furA在H2O2诱导下高表达,而mazG和relA并没有出现高表达,反而是一定程度的降低表达。(B)我从PLoS ONE 10(7): e0134596附加材料中得到的实验数据做出来的直方图,同样显示mazG和relA在H2O2诱导下表达是降低,而不是增高的。

从2010年9月-2011年9月,我重复了大约40次左右实验,作者本人吕XX重复了3次,都没有一次能够重复出JBC文章中的结果。每次重复我都是从培养M. smegmatis开始,H2O2诱导,抽提RNA,做反转录,然后做RT-PCR或者荧光定量PCR,一轮下来,差不多快一周时间,每次抽提RNA都会用到很多有一定毒性的试剂:苯酚和氯仿,我真的抽得快要吐血了。另外,吕XX在他自己进行重复他的实验结果之前(也就是我要跟随他一起去上海市公共卫生中心做这些实验之前)的某一天,突然他打电话给我,大意是说我这样做对他不好,学校知道了会怎样怎样的。当时我只是觉得他说的话很蹊跷,并没有多想。

在整个过程中,吕XX拒绝给我看他的博士论文和任何实验记录。该项目之后,我在赵XX实验室做的第二个项目在已经做了很长时间并有部分实验结果的情况下突然无缘无故被终止,其目的就是让我在科研上起不来,从而也就不敢向外界公开此事。而吕XX在两轮博士后结束之后,以一篇并列第一作者(排第2位置)的PLoS ONE (2008),一篇数据造假的JBC和一篇并列第一作者的PLoS Pathogens (2013),于2015年9月在赵XX的安排下进入复旦大学医学院任副教授至今。

图3 (A)mazG所在操纵子示意图

在氧化条件下,TetR结合在自己的启动子上抑制mazG-mfd-tetR的表达(FEBS Letters文章已证实)。(B)我从PLoS ONE 10(7): e0134596附加材料中得到的实验数据做出来的直方图,进一步说明了在氧化条件下mazG-mfd-tetR是低表达的。(C)是FEBS Letters 594(17): 2867-2880文章通过实验说明了虽然mazG在氧化条件下对M. smegmatis具有一定的保护作用,但同时也说明了在氧化条件下,mazG的表达是受TetR (Rv1019)抑制的。

幸运的是,该事情过去近10年间,我查阅到有两篇文章直接支持了我的结果,进一步说明了吕XX在JBC文章中数据造假。这些文章也让我有更多的勇气来向大众陈述揭发此事。在2015年,中科院微生物所课题组发表在PLoS ONE 10(7): e0134596上的文章“Distinct Responses ofMycobacterium smegmatis to Exposure to Low and High Levels of Hydrogen Peroxide”进一步提供了直接的证据。作者采用转录组学的方法研究在低浓度(0.2 mM)和高浓度(7 mM)H2O2诱导条件下M. smegmatis体内基因转录情况。该研究结果显示,在7 mM H2O2诱导条件下,katG和furA高表达,而mazG和relA并没有出现高表达(图2B)。这个实验结果进一步支持我的实验结果,同时也说明了吕XXJBC文章图4的结论完全是伪造的。

2020年,FEBS Letters 594(17): 2867-2880上发表了“Mycobacterium tuberculosis TetR family transcriptional regulator Rv1019 is a negative regulator of the mfd-mazG operon encoding DNA repair proteins.” 这篇文章主要内容其实就是我原本在2010年博士后阶段要做的那个课题,终于该课题在2020年被印度的一个实验室完成了。在该论文中,作者发现在M. smegmatis体内,TetR结合到它自己的启动子上,负调控tetR-mfd-mazG操纵子表达(图3A)。并且,作者还发现虽然mazG对于M. smegmatis在氧化条件下的生存有一定的帮助,但是在氧化条件下TetR是结合在它自己的启动子上的,因而mazG的表达会降低(图3C-D)。这个结论同样得到前述2015年PLoS ONE上文章的支持,在氧化条件下,tetR-mfd-mazG的表达是都降低的(图3B)。这个证据进一步直接证明了那篇JBC文章上图4的实验结果是不可能发生的。

那篇JBC文章发表10年过去了,我查看了所有引用那篇文章的研究论文,没有一篇文章证实在氧化条件下,M. smegmatis体内的mazG和relA会高表达。不仅如此,对于所有研究Mycobacterium这个种属mazG基因的相关论文,我也没有看到有报道其在氧化环境下会高表达。

这段经历虽然过去大约10年了,但是对我的伤害可以说是巨大的。你们可以想象,师兄论文造假,师弟却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长时间地呼吸着苯酚和氯仿的有毒刺激性气味,重复不出来,他就说你的实验技术不行。最后做出来了阳性结果,课题嘎然而止,造假者不仅没有得到惩治,却对我是百般欺压。

你们告诉我,人性的底线在哪里?一个师兄挖了一个坑,然后师弟无意之中掉入了他挖的坑里,他每天看着你在坑里挣扎,这是人做的事情吗?如果一个人的人性如此之坏,做科研的意义是什么?在高校从事教育工作的意义是什么?

本文由PaperPP论文查重系统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aperpp.com/news/7162.html

在线客服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