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近代新闻画报中的 “语图互文”

作者:PaperPP  日期:2020年02月03日

本文是西南大学新闻传媒学院的陶红老师及其研究生在《编辑之友》上发表的论文。文章主要探讨的是近代新闻画报中的“语图互文”关系。

这个话题或许对于大部分同学来说比较陌生,简单来说可以把“语图互文”理解成一种语言和图像存在的关系,称之为“互文性”。而本文探讨的就是在近代新闻画报之中,这种语言和图像的关系是如何呈现出来的。

显性的互文指语言和图像在近代新闻画报之中外在表现出来的互文性,包括画报中图像下的说明解释,称之为图内增文,以及画报中的配在图像边,说明新闻事件的文字文本,称之为图外衍文。

而隐性的互文则是图像和语言互文性的内在运作机制,涉及符号学的知识,从内部层次阐释如何构成互文。

论近代新闻画报中的 “语图互文”

近代新闻画报中的 “语图互文”

在显性互文部分,首先是回顾了历史上语言和图像的关系:1、语图同体,语言和图像界限未名,用图像来阐释语言。(口语时代)

2、语图互仿,文字文本为主体,图像文本则成为其附庸。(汉代、唐朝)

3、语图互文,语言和图像共存于一个文本之中,二者互相模仿。(明清插图小说、近代画报)

接下来具体说到因图生文和图内增文。因图生文说的就是新闻画报中,图像之外,对于事件报道的文字文本,是先有了图片,再继而去攥写的新闻报道,因此这是语言在对图像进行“逆仿”,而这个过程之中,语言实际上起到了一种对于图像叙事进行延伸的作用,因为图像只能够记录下来事件的核心内容,而新闻的文字报道则延伸了图像整体的内容,因此对于图像的模仿是“非对称”的。

图内增文是对于新闻图像本身的阐释,是图像的标题,因此和用于报道的文字文本不同,其本身的作用是一种固定的作用,使得人们能够通过这些文字对于图像的解释,消除掉图像的多义性,继而固定报道主题,也就是起到这里所谓的“预叙”与议程设置的功能。

近代新闻画报中的 “语图互文”

近代新闻画报中的 “语图互文”

近代新闻画报中的 “语图互文”

第二部分说到的是图像的隐形互文,目的是阐释语言和图像的这种互文关系的内在机制,通过符号学的内容进行解释。这里的符号三分构造之中,代表项可以理解成是能指,解释项可以理解成所指,而比起索绪尔的符号学,则是多了指示对象。

另外一提,皮尔士在符号学之中依据符号的能指与所指关系进行考察而对符号进行分类。3分符号为:迹象性符号:index符号,反映的是符号与物质之间的关系,比如因果、推断等。象征符号:是symbol符号,是受到社会规约的一种指代,如中世纪的十字架代表耶稣受难这样的一种象征意义。相似符号:是icon符号,指符号与所指物之间有相似、类比的关系。

接下来则说到图像作为符号,在近代新闻画报之中所具备的特征,即这里所谓的“物质品质”。包括瞬间定格、全局观察视角、特定的叙事空间以及符号隐喻。

最后,说到画报中符号系统的无限意指,就是在说解读图像的时候必须重视的是对于图像的社会意义的解读,即其中包含的历史、意识形态、文化、象征等方面的阐释和剖析,也就是所谓的社会性结构。

近代新闻画报中的 “语图互文”

近代新闻画报中的 “语图互文”

文章的最后一部分谈到了语图缝隙,这一缝隙产生的原因是语言和图像作为符号来说,其不同的特质导致的。

简而言之,图像和语言既区别又联系,语言能够帮助人们更好的理解图像表达的含义,但是图像并不是完全可以依靠语言描述的,只是在表意和可以阐述的部分,才会用到语言的阐述,这也是广义符号学上的局限性。

Tag: 语图互文
分享到:
相关阅读
在线客服在线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