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读论文?多读论文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作者:PaperPP  日期:2020年02月03日

俗话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研究生阶段的学术训练,正是为着帮你完成从“看热闹的”到“看门道的”这一身份的转换。

老师让研究生读论文,论文内容又看不懂,这说明已经初步达到效果了:老师正是为着帮你完成从“看不懂”到“看得懂”的蜕变。

虽然没吃过猪肉,但可以先看猪跑。

谈为什么要阅读论文,首先要理解论文的重要性。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暨历史学院孙江教授认为:

论文是大学4年1480天、研究生3年1095天学习的结晶,构成了学生生涯的底色。

论文很重要,是你的名片,是你和他人沟通的手段,是你步入学术殿堂的敲门砖。

为什么说论文即“写照”呢?因为它反映了你的风格、你的学识和你的见识,文若其人。一篇论文,看题目就知道你是否矜持,翻几页便知道你在什么段位——是名门正派,还是野狐禅。有的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像写作文,拼命地写了很多,自以为了得。其实,除极个别的超人外,写得越多越证明你low,学界有内在的评价标准。

论文是你的学识的表征,你学了多少东西,都体现在论文中。我们读书求知可以依此分为两类:一类是规范性知识,一类是非规范性的知识,前者属于常识,后者尚未成为常识。如果你要想成为一名学者,就要关注非规范性知识。选定了论文题目后,要多读专业书籍,写作时不要随便引用与论文主题没有关系的人的话,尤其是中外名家的话。随便引用与主题无关的人的话和书,一则不符合学术规范,二则暴露出你阅读量的贫瘠。(引自孙江:2019年9月23日在南京大学的讲座“论文是你的名片——学术论文写作经验谈”。)

阅读论文有助于培养研究生的哪些能力呢

弄清了论文之于研究生的重要性,那么阅读论文有助于培养研究生的哪些能力呢?

首先是文献阅读能力。

可能许多人都会跟我有同样的感受:同样是阅读,不同内容,不同题材的文字,阅读体验是迥乎不同的。比如读《斗罗大陆》就可以痛快淋漓地“刷”爽文,但读《资本论》就需要认认真真“研读”。2019年,已故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卫兴华先生在接受访谈时对记者说:

这个是《资本论》,我当研究生时期就是用的这个《资本论》学习的,你看这也是写写画画的。

60多年前的一本已经泛黄的《资本论》,卫兴华依然舍不得丢,放在书架上随手能找到的地方。里面几乎每一页都用红蓝黑三个颜色的笔标示出不同的心得体会,密密麻麻的一行行小字,记录下卫兴华初见《资本论》时无以言表的兴奋。

看得章节多的可能就是看了30遍40遍,特别是最核心的理论部分,就反复地看,现在还在看……

顾亭林尝谓今人纂辑之书,正如今人之铸钱。古人采铜于山;今人则买旧钱,名之曰废铜,以充铸而已。所铸之钱既已粗恶,而又将古人传世之宝舂碎散,不存于后,岂不两失之乎?

我的业师就经常教导我们治史要读经典文献,史学原典,原始档案,最好是第一手资料。

但阅读专业文献的确是一种能力,需要专业学术训练。据我有限的论文阅读经验,专业论文行文风格各异。有的学者文风质朴,用词浅显,通俗易懂。有的学者习用文语,“学院派”风格明显,有的甚至诘屈聱牙,晦涩艰深,需要花心思去“啃”,下力气“研读”才能有所得。且高水平论文往往信息量密集,干货满满,一些重要论述读起来需要时间消化理解。

这是因为学术文献的写作性质与通俗读物不同。首先是其受众,即潜在读者群。论文是写给谁看的?首先是学术同行——“圈内人”,包括专业学者、在读硕博士生们,以及部分感兴趣的普通读者。为了照顾非专业读者,有时在行文中还要注意以加页下注等方式,对一些公众不大熟悉的陌生概念进行解释说明,发挥学术研究服务社会,学术成果回馈公众的社会文化功能。北京社会科学院满学研究所研究员、北京满学会会长、中国紫禁城学会副会长阎崇年先生说过,他的许多著作可能只有几十人乃至几个人会看,他都能想见有哪些人会看,因为他就是写给他们看的。可见一些小众的“冷门绝学”是有特定读者群的。而专业学术评价和争鸣,首先也必须由专业人士来完成。就像新冠病毒疫苗的研发必须依靠专业科研人员,一部学术专著的好坏也不能根据公园大爷的闲侃来研判。许多人不明白这个道理,比如我的一位研究生同学。在一次课堂讨论课上,该兄竟然拿“发行量”和“畅销度”来衡量学术专著,称业师所有研究俄国史的专著和论文加起来,也没有《一小时读懂俄国史》这本通俗读物的销量大。对此我只能用郭德纲评价相声演员的话来扫盲:孩子,你不是吃这碗饭的料……

其次是总结归纳能力。在这方面,根据所读论文(当然也包括专著)内容,撰写读书报告、文献综述等都有助于锤炼和提高总结归纳能力。把一篇或几篇好文章的学术源流、写作思路、结构安排、主要观点、重要论据厘清吃透,对我们掌握该领域研究前沿和既有成果大有裨益,在学术共同体以往研究的基础上“接着讲”,把一生的学术根基打牢。事实上,一篇好的学术综述,其价值甚至要远远超过一篇内容平庸的专题论文。更实际一些讲,一些优秀学术期刊在用稿时就对作者有这方面的要求,比如史学专业刊物《史学月刊》就明确要求作者:

凡研究性论文均应有相关课题的学术史内容,在文中或注释中简要评析前人的研究成果和目前的研究状况。完全没有此类文字的稿件,本刊不予受理。

逻辑建构能力。

《甄嬛传》中皇后有一句名言:想做一个宠妃最好的办法就是日日看着别人如何做宠妃。有人说我逻辑混乱,说话和写东西都没层次,那么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看高水平论文,看其作者是如何逻辑自洽地建构起自己的论述根据和理论体系。当然,盖房子需要建材,写文章需要语言,最终还是要提高学术写作能力。

学术写作能力。

我认为读论文最直观的收获就是学习和积累一些新词新语,丰富自己的表达方式,把它内化为自己的表达工具。比如学习“滥觞、发轫、视阈、探赜、繁赜、祛魅、畛域、庋藏、缕述”是什么意思,适合用在哪些语境中。当然,这只是阅读论文过程中最基础的积累过程了,但基础并不意味着“不重要”。

相反,有研究表明,词汇量越大的人越聪明,越能更加清晰准确地表达更加复杂抽象的思想。

多读论文可以从中学到什么

美国科学家研究表明,孩子在三岁之前,大脑的发育率会达到85%,而使大脑建立神经连接的条件恰恰是语言,准确来说,是父母的语言。对不同的家庭进行观察和记录,得到了这样一组数据:

靠救济金生活的家庭,孩子每小时听到的单词数是616个;

工薪阶层家庭,孩子每小时听到的单词数是1251个;

高收入的家庭,孩子每小时听到的单词是2153个。

3岁孩子累计听到的单词量:

脑力劳动者家庭的孩子4500万个单词

接收福利救济家庭的孩子 1300万个单词

相差3200万单词!

分析这些数据可以发现,不同家庭的孩子,听到的单词不仅有数量上的差别,还有质量上的差别,高收入家庭的孩子听到的更多的正面的积极的词汇,而家境不好的孩子,听到的单词更多的是粗鄙和消极的话语。我们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并不是家庭的经济情况决定着孩子的智商和发展,而是父母创造的语言环境。(达娜·萨斯金德:父母的语言:3000万词汇塑造更强大的学习型大脑,机械工业出版社,2017.9.)

当然,能创造什么层次的语言环境,从根本上讲却是由经济状况决定的。

相比之下,作为在读研究生,绝大部分人的年龄区间都在20-30岁,我们的大脑早就完成发育,各方面身心状况均已成熟。而在中国,能读到研究生的人,大部分家庭经济状况都在中产左右,父辈多为60-70后,起码都接受过九年义务教育,少部分人还接受过高等教育。在大家个人能力及家庭条件的方差相差无几的情况下,什么途径最能简单直接地提高你的词汇量,尤其是对你的专业词汇量进行“精准扶贫”?

上快手?

侃大山?

当学伴?

恐怕能最长效最靠谱的持续输出强大Buff的还是:

读论文。

读过论文还不算完,还要勤写,提高学术写作能力,致力于持续产出高水平研究成果。

关于勤写,已故中国人民大学荣誉一级教授、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卫兴华先生还指出:

勤写,是勤读、勤思的结果。高校的教师、研究生,应源源不断地出研究成果。成果的多少和质量的高低,是衡量其学术水平的外在尺度。“情感于内而付诸言”,理感于内而付诸文。

勤于写作的学者会有一种感受:在下笔成文的过程中,思维在进一步深化和逻辑化。原有的一些零散的、初步的心得与见解,会在写作中条理化、系统化。研究性写作,是进一步开动脑筋、深思熟虑的过程,也可以说是思想升华的过程。

勤于写作的学者,会养成一种写的习惯,产生一种无形的责任感和义务感并有一种追求感和压力感。我现在“马齿徒增”,年龄不饶人,看东西慢了,写东西也慢了,但还不甘于停笔。近几年来,也还每年发表论文、文章(如序言、书评之类)20 多到30 多篇。想争取在有生之年,能再完成几部有份量、有影响的经济学专著和教材,能再发表三四百篇经济学论文。希望晚年回首,能在人生道路和治学道路上留下一些走过来的足迹。(卫兴华:东北财经大学学报,2000年第4期)

勤写的前提是勤读。

要知道,所有的研究工作都是从阅读资料(史料)开始的。而搜集、阅读本身,应该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接受过程,而应当是一种有高度主动精神的发现过程。史料的搜集与阅读本身也是一种创造性的工作,并且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你论文的整体风貌与是否具有原创性。

尤其是撰写世界史论文,在处理史料方面还要比中国史多一道工序:翻译史料。因对地区国别史研究而言,如研究对象为非英语国家,则最好掌握该国母语,因其间最多最丰富的文献资料必定是用该国母语记录的。单纯使用中文文献或汉译二手资料,是很难做出原创性成果的,而且资料来源也比较有限,这会影响到研究视野乃至最终结论。

论文彰显你的见识。

这既体现在你读了多少,更重要的是你写了多少,质量如何。

祝每一个深耕学术园地的你学术精进,学业有成。

分享到:
在线客服在线客服